520言情小说网-全本小说在线阅读

520言情小说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悬疑推理 >

逆长风 作者:山川无名

时间:2018-10-28 21:39标签: 灵异神怪 情有独钟 成长
文案 迎着浪,接住了风,本以为我能够看清所有伏流之下的污浊,到头来却都是假象. 爱恨的波涛湮灭在黑夜,而我却幸得一丝安慰。 终有一日我将挣脱桎梏,抵达那片辽阔又寂静的湖海。 虞:我发现了一个坏同学! 琰:让我看看。 司:??? 虞:我有好多问题要
 文案
迎着浪,接住了风,本以为我能够看清所有伏流之下的污浊,到头来却都是假象.
爱恨的波涛湮灭在黑夜,而我却幸得一丝安慰。
终有一日我将挣脱桎梏,抵达那片辽阔又寂静的湖海。
虞:我发现了一个坏同学!
琰:让我看看。
司:???
虞:我有好多问题要问...
慧风禅师:不可说。
丘:就不告诉你~
虞:我要溜出去寻宝...
蛇:你就是我们寻到的大宝贝~!
虞:我还是好好做个人吧...
小西&小北:让你戴小皇冠就你必须戴着,不许反抗。
虞:师父QAQ
琰:走,师父带你去出家!
一个天真烂漫富二代在迷雾中摸爬滚打的故事。
 
内容标签: 灵异神怪 情有独钟 成长
搜索关键字:主角:虞休辙,林琰 ┃ 配角:凫丘,y-in爻,司徵 ┃ 其它:
==================
 
☆、未见山林
 
  村口一处孤零零的村舍里泛着黄晕的光,那是半截残烛正守着屋内的一柱燃香。
  燃香在烛光中寂寞燃烧,被燃尽的香灰在安静掉落。不凑巧,一块香灰落到了只干裂皱缩的手边,惊醒了正打着盹的更夫。他立即惴栗着收回了手,打着哈欠抬头瞧了眼还未燃尽的燃香。
  还没到四更天呐。
  更夫心想道。
  他把拇指搭在食指上,反复搓捏着香灰,看着它们从灰色变为白色最后再完全消失。渐渐地,睡意在再次涌起。忽然,一个巨大的黑影闯入了这片宁静的烛光中。更夫再次清醒,随后浑身便颤栗不止。
  燃香终于烧到了尾,打更的人却迟迟未出门。
  “咚——咚!咚!咚!”
  四更天,夜色吞没了金河村最后的那点微光。一位妇人轻声呓语,然后翻身继续酣眠。
  许久,屋外的j-i鸣叫醒了山脚的太阳,天边曙色重现。
  金河中的水开始嬉闹起来,带着叶上滴落的朝露向前流淌。“扑通”一声,一只木桶扎入河中。木桶被水淹没后又被人拉起,接着就被提着重新回到了家中。淳朴的村民,早早地就开始了打水生火做饭。路边的杨柳还在贪睡,倚河的村舍上却已飘起袅袅炊烟。
  一阵嘚嘚的马蹄声由远及近地传来,这是张家的小儿子要进城去做生意了。张家二老难得意桌如此体面,他们将远行的儿子一路送到了村口。
  路过一处荒田后,马车便加速向前跑去。
  马车越行越远,背后父母的身影越来越模糊,直到再也看不清他们消瘦的身材。热泪都被他们藏进了关切的眼神里,只有叮嘱的话语随着马蹄声响了一路。他们怕还在村口望着我呢,身为儿子的他不忍再往下想。
  转过头,初春里的一阵风吹起了他的长发。他只能在一片被遮掩的朦胧中最后瞧一眼那几条他走过千万遍的小路和这占据自己半辈子悲喜的村庄。他们村庄的村口有户人家,从村口到村尾环抱有一条金水河,所以也因此得名金水村。河边的座座村舍里住的都是日出而作的村民,他们祖祖辈辈都生活在这一片远离繁华城镇的贫瘠土地上。
  像张家的小儿子这样的年轻人是极少数,多的是一辈子都未踏出过村庄的耕地人,他们的人生仅有脚下的庄稼地那么大。
  和煦的日光穿梭于田野间,温和的春风送走了远行的孩子,春天又照例把好运带到每一处渴望希望的人烟之地。
  遗憾的是,并非每一个人都能享受这一福分。村外的一处荒田中央摆着一颗头,头上的一层白霜被太阳融成了水,自头顶爬过苍白的脸庞最后滴落进泥里。
  劳累一生,最后却是如此凄冷地死在这片土地上。
  张家的小儿子出村时便瞧见了这一幕,没有停下马车,反而是在躲避瘟疫一般的迅速逃离了。也许这一片村庄这一片土地,他再也不会再踏足了。
  日薄西山,夜幕即将重新登场。惶惶不安一日的村民都提早收了农具归家。
  “老罗这么好的人,不该是这个下场呀!”
  “这都是命,该不该都是神仙说了算,总不会是小鬼认错了人误杀了他。”
  “行了行了村长,别再说下去了。”
  “村长,今晚可咋办,没人守村口和打更的人,我家那两个女娃都不敢睡觉了。”
  “是啊是啊,别说孩子们了,今早见到老罗那模样,连我们这帮庄稼汉都害怕了一天。”
  “那今晚就让四五个已逾弱冠的后生在村口老罗家守夜吧。”
  “哎村长这主意行,我这就去村里找几个身强体壮的孩子。”
  话音刚落,一位骨瘦如柴的老人,便佝偻着从走出了屋外。烛台上的烛光变得微弱,屋内仅留下村长和他弟弟,俩人相对无言。村长低头直愣愣地注视着自己的双手,眼神中带着遗憾、愤怒还有恐惧。
  三日前,一早村长就带着他弟弟下地翻土,撞上了与今日一样的景象。更令人毛骨悚然的是,二人本想将那人的头颅拿回去火葬,却发现怎么拎不起。那颗头竟是与大地紧紧相连的。他弟弟又叫来人在附近劳作的一帮人,一双双颤抖着的手一点一点地扒开了周围的土,先是那人的脖子露了出来,接着那人的肩也渐渐地裸.露。
  原来那人是被硬生生种进了土里。
  村长再也不忍心往下,背朝众人腿一软跪在了地上,涕泗交流。那人是村长的妻子,两个幼童的母亲,昨日回乡省亲。
  月色重新装点人们头顶的天空,微微烛火摇曳在座座村舍内。
  屋外的天气瞬间变了脸,仿佛又回到了严寒的冬季。不知吹往哪儿的风,呼啸着,吹得木窗直打哆嗦。村口那间小屋里换了新人。五位年轻的男子,待在屋中围火取暖。火堆上热着水,桌上的一柱燃香在无人注视下安静飘起轻烟。未等水煮沸,香燃尽,村外就响起了马蹄声。
  马蹄打在地面的声音越来越清晰,屋内的人紧锁呼吸,相互传递着眼神。
  “吁—”
  有人下马了。
  “咚咚。”门外的人轻声叩门。
  “有人在吗,路过此地,口渴难耐,不知能否进屋要杯水喝。”一个低沉的声音响起。
  静默许久后,一位黄衣男子偏了偏头示意对面的人去开门。
  木门缓缓被拉开,一位披着黑斗篷,墨发明眸的少年出现在了五人眼前。
  “打搅了,各位。”少年面带歉意,向里边的人说道。
  众人微微欠身,坐在离火堆最近的男子给那少年让了座,自己坐到了黄衣男子身边。
  “少侠这是要去哪儿,为何会路过我们这偏僻村庄?”一男人发问道。
  “水开了,先给少侠倒杯水。”黄衣男子起身去提水壶。
  “多谢。”少年坐着理了理衣袍,双手接过茶杯,“在下林辙,此行是去寻我师父的。他是一位喜欢云游四海的散仙。”
  听到“散仙”一词,众人的双眼一下都亮了,对于从小就只能呆在这个小村庄的人来说,仙人甚至是侠士都是极为遥远的事物。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