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言情小说网-全本小说在线阅读

520言情小说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悬疑推理 >

大团结 作者:闪闪发光(二)

时间:2018-06-23 15:34标签:
的孩子,因为他们知道,不管孩子是谁的,都是他们的骨r_ou_。他们并没有因为孩子的到来而结束这荒唐的关系,因为孩子并没有改变他们的生活,只因他们早已沉溺在这美妙的r_ou_欲里。 **** /span【】 第一篇 y- n 艳的女房东:1--3 span 一)我的女房东大约二
的孩子,因为他们知道,不管孩子是谁的,都是他们的骨r_ou_。他们并没有因为孩子的到来而结束这荒唐的关系,因为孩子并没有改变他们的生活,只因他们早已沉溺在这美妙的r_ou_欲里。
 
    ****
 
    </span>【】
 
 第一篇  y- ín 艳的女房东:1--3
 
    <span>
 
    ——一)我的女房东大约二十五、六,她很婀娜,颇有魅力吸引人,她不但全身肌肤雪白泛红,双腿修长,一对美r-u,娇嫩的坚挺着,配上两粒红豆般的rǔ头,身段之美妙,实令人难以置信。平时浓妆艳抹,非常艳丽,特别在家的时候,爱弄彩妆,比起舞台上的小姐有过之而无不及。平时在家里,只要有空便拿起脂粉口红来涂抹。她还没有结婚,但我都喜欢叫她房东太太。我这天起床之后,偷看房东太太化妆,在化妆桌上,全是“露华浓”的化妆品,包括香水、化妆水、美容膏、胭脂、口红、香粉、粉底、粉饼、眼影、腮红、唇彩……一应俱全,光口红就五六支。看她涂脂抹粉搽口红弄彩妆是美美的享受。我看到她面对化妆镜,在头发上、在脸部喷香水后,拿了一个化妆棉倒上保养品先按摩一番,又用白色的液体粉底霜轻轻涂抹于整个脸部,用手轻轻拍打直至渗入皮肤吸收,用中指指尖蘸取一大团雪白香喷喷的粉质极为细致、柔润的膏状粉底,以粉底霜打底,涂抹在面颊中心部位打了一层又一层,用手指轻轻抹,再用蜜粉将脸拍打均匀,又扑厚厚的白香粉,用蜜粉刷由上往下刷拭在脸上;她拿起盒状的胭脂,手持化妆刷,用力在胭脂粉上来回扫一下,扫在面颊上,搽玫瑰红色的胭脂,用化妆刷蘸取大量的粉红色腮红刷脸,再用密粉定妆。接着,她弄眼影彩妆,用口红笔画眼线,沿着上睫毛,从眼头至眼尾轻轻画一细线,沿着下睫毛,从眼尾往眼头画,由粗渐细。用眉影粉描画眉型,用海棉头眼影木奉,沾玫瑰红色的膏状胭脂涂在眼皮、眼脸及眉骨上涂抹,为使色彩表现更浓更艳,她再在眼窝上一层深红色的唇彩。然后再涂上睫毛膏,我看她先刷下睫毛,再刷上睫毛,反复多刷,使睫毛更修长、更浓密。她爱用深红色的口红唇彩,因为会与厚厚的脂粉成强烈对比,使朱唇变得浓艳。正如后来她说的,脂粉口红是一件极有女x_ing味的道具,即使是一个长相寻常的女子对镜抹口红时,也会露出几分妩媚。那弯得弧线有些夸张的嘴唇,因用了口红的涂抹,便立时红艳起来,而本是平淡的脸也因了这烈焰红唇而明艳了,她抿了抿双纯,那红的发亮,似乎要滴下血来。口红是美女的必须品,的脸安上一张搽得红红的唇,让人有惊艳之感。喷过香水、抹了香粉,搽上胭脂,有了口红的修饰,脸上增添了几分生动,所有舞台演出的小姐都是涂脂抹粉搽口红浓艳打扮的, y- ín 艳妓女更是浓脂艳抹大量使用脂粉口红美艳妆扮的。房东太太本身就是美女,抹起口红更是美艳万分。看!她正握住深红色的唇线笔,将上唇中央的v,清晰地描绘出来,并以短促、轻快的笔触,顺着唇线,往嘴角描出唇型。然后,在下唇中央画一短线,由左右唇角向中央描,与中央唇线结合在一起。她为让唇彩更持久,可利用唇线笔将唇部涂满,然后再上口红。房东太太轻轻旋动口红套子,看那红红的口红冉冉升起,再用口红笔湛满口红对着镜子咧嘴微笑涂抹,利用唇扫沿着上唇山开始往唇角慢慢描画,反复涂抹了十几分钟,又干脆拿起口红以用口红直接涂抹,在唇上涂了特别多的口红。她对着自己娇艳欲滴的涂满口红的唇,又用深红色的唇彩在内外唇反复大量涂抹,她喜欢涂抹过油过亮的又香又艳的唇彩,化妆得极为妖艳,这是完美香艳的唇部彩妆。她又在缤纷的纤指上涂紫红色的指甲油。彩妆完成后,房东太太又脱下内裤站上椅子,在镜子里露出yīn户,在整个y-in部都喷过香水,把雪白的粉底r-u液涂在 y- ín 艳的y-in洞周围用双手磨擦,再扑上香粉和胭脂,yīn唇上也涂了大量深红色的口红,连y-in洞里也c-h-a入一枝口红涂抹,极其 y- ín 艳,美丽的yīn户发出艳丽诱人的光泽,口红拔出后又咬了一口含在嘴里。真红艳、美艳、浓艳、香艳、娇艳、妖艳、 y- ín 艳!看得我ròu木奉b-o起,她在镜子里看见我。我正准备溜的时候,她就把我叫住说:“你在看什幺?”我说:“没有!”然后离开,她关上门。我只得回到房间,拿起沾满脂粉口红的纸巾放在嘴边和鼻上闻脂粉口红的香味。这些沾满脂粉口红的纸巾是房东太太涂脂抹粉搽口红及卸妆时用过的,我偷偷检起来。我晚上时常放在嘴边和鼻上闻脂粉口红的香味。我想着美艳、浓艳、香艳、娇艳、妖艳、 y- ín 艳房东太太,不断疯狂套弄ròu木奉,直到s_h_è 出浓浓的jīng液。我来到浴室里面准备洗澡,我刚把衣服脱光后,正准备拿香皂的时候,看见香皂上也沾上了一大片的脂粉和口红,显然是刚才她洗澡沾上的。我拿起香皂,和上面的脂粉口红接吻,又用舌头舔弄,再把沾满口红的香皂含进嘴里,弄得满嘴巴全是又香又浓又艳的香皂泡沫。我漱口后,又看见衣架上,有件女x_ing内裤,粉红色,我好奇地拿起来将它张开。哇塞!一阵阵浓烈脂粉和口红的香味扑过来,够x_ing感的,她平时也在底下也涂脂抹粉?衣架上还有一只n_ai罩,上面也沾满脂粉口红,够香艳。我就开始舔吃n_ai罩上面的脂粉口红,并想象房东太太脱了这件内裤和n_ai罩,全裸一丝不挂地在全身上下涂脂抹粉浓妆艳抹,我搂住她来疯狂接吻、含弄她的香艳**、舔吃yínx_u_e上面带脂粉口红的yín水,和她大干特干着!!!想着想着,我的ròu木奉就b-o起得更厉害了,我用那条香艳的脂粉内裤在我的ròu木奉上来回搓揉,又把沾满脂粉口红的n_ai罩罩在口中,用舌头舔n_ai罩上面脂粉口红,闭上眼睛在想象我正搂着浓妆艳抹 y- ín 艳无比的房东太太,疯狂的接吻着,她涂满口红的嘴唇含住我那舌尖吸吮,我的舌头都沾满口红,我的ròu木奉c-h-a在她的香艳的 y- ín 荡xiāox_u_e里面,反复地**,不断往yínx_u_e排出大量浓浓的jīng液,搞得她**连连。嗯!……怎样……c-h-a得妳爽不爽呢……我又想起她写的一篇日记,昨天给我看到,可能是故意放在厅里给我看的:我极其喜欢浓妆艳抹,小时候看到舞台上的小姐浓艳化妆极为善慕,现在我每天都极为大量地涂脂抹粉,一刻也离不了。面对着镜子打一层又一层雪白香喷喷的粉底,扑厚厚的香粉和美艳的胭脂、反复大量涂抹一层又一层美艳的口红及唇彩,感到无比的快乐。特别是口红,一刻都少不了,每天总要涂抹十五、六次以上。我这样浓妆艳抹不知是否过了份,但我实在需要。特别是对口红是抹得越多越好,每次总是恨不得把整支用完。经常往嘴唇及嘴内挤上大量的唇彩,甚至舌头也抹点脂粉后反复涂上大量香艳的口红,挤上大片的唇彩,舌头浓妆艳抹后觉得香艳无比,有一种说不出的快感。连眼影也用口红及唇彩代替,总之是化妆得越浓艳越好,脂粉口红用得越多越厚越好,不怕过份,只怕用得太少,甚至在洗澡过程中也要拿支唇彩往嘴唇上挤一大片才舒服快乐。我的**经常也抹上粉底后涂上玫瑰红的胭脂,n_ai头涂上艳红色的唇彩。我晚上睡觉前更是浓艳涂抹一翻,床头也堆放了脂粉及几支口红及唇彩,半晚起来也要抹口红,否则便难以再入睡。有一天,我用了五支唇膏和三盒唇彩及一支软管唇彩。我爱香水,爱涂脂抹粉、更爱口红,一刻少不了。我愿意做一个又 y- ín 荡又香艳的浓妆艳抹美女,日夜被j-ian y- ín 。〞当时看着这段日记,想象我搂住这个 y- ín 荡香艳无比的浓妆艳抹美女j-ian y- ín 起来,疯狂吃着她脸上的脂粉和嘴唇上的香艳口红,又想象她用涂满口红的嘴唇含住我的ròu木奉,使我的ròu木奉沾满口红,于是b-o起的ròu木奉s_h_è 出浓浓的jīng液。想着想着,突然这时候,浴室的门被人用力推开,浓浓的香水及脂粉口红香气扑鼻,我转过身来,看见房东太太 y- ín 艳无比地站在门口。她 y- ín 荡地盯住脱光衣服用那条内裤在ròu木奉上来回搓揉,并把沾满脂粉口红的n_ai罩罩在口中的我。房东太太浓艳的化妆,满脸厚厚的脂粉,满嘴香艳的口红,看到如此一个美艳 y- ín 女,我荡心大发,ròu木奉勃得更硬了,我那b-o起的ròu木奉s_h_è 出浓浓的jīng液,直s_h_è 她的身上。我这时候丝毫不知道该怎么办?她好象一点也不在意,转身回房,房门也没有关。我洗完澡,正准备溜回我房间时,见她换了一套艳丽的居衣服,她手拿着口红在涂抹。她开门出来说:“你给我到房间来!”我匆匆地套了件短裤跟上衣后,就来到她的房间,她又坐在化妆台旁边浓妆艳抹,已经浓艳化妆了,还要涂抹,太香艳了。她所有的彩妆用品都是浓烈香艳的颜色,粉底用膏状雪白的,香粉也是用雪白的,胭脂用玫瑰红的,口红是艳红的,唇彩用深红色的。唇部涂过口红后用膏状唇彩反反复复涂了一片又一片,眼影用口红和唇彩代替。她本来已经浓妆艳抹,再一涂抹, y- ín 荡万分,香艳无比。我来到她的对面坐下,一阵阵脂粉口红香扑过来,我那的ròu木奉又b-o起了。我偷看她一眼后,将目光垂下,这一垂下,恰巧看见她的下半身,雪白的大腿交叉地翘着,紧绷的短裤将丰满的臀部完全地呈现在我眼前。让我又不禁想起前几天,我偷偷看见她和另外一个艳女在房间里全裸一丝不挂,互相在全身上下喷香水,涂脂抹粉,浓妆艳抹。艳抹得像她日记写的一样,并且有过之而无不及。嘴唇的口红特别多,香舌也涂满艳唇彩。她们互相在对方的**上喷香水扑香粉、涂胭脂和抹口红,抹过口红涂唇彩,特别在n_ai头上涂的口红唇彩特别艳丽。她们张开那涂有好多艳丽口红的樱唇小嘴,伸出沾满口红唇彩的香舌,热情的狂吻着,房东太太用她涂满口红唇彩的嘴唇含住艳女那涂满唇彩舌尖吸吮,涂满口红唇彩的舌头在口中交缠。她们先是边狂吻,边玩弄对方下面的yínx_u_e,那个艳女在房东太太的y-inx_u_e上又喷香水,又扑脂粉,又涂大量的口红,跟房东太太两人 y- ín 艳**,她的美艳yínx_u_e被艳女用口红c-h-a弄,美艳的yínx_u_e又被艳女疯狂接吻。当房东太太的香艳的双n_ai被艳女含住又舔又吮的时候,房东太太的美艳yínx_u_e用一只香水瓶上下c-h-a弄。最后她们来个69式,互相接吻舔弄对方的香艳yínx_u_e,她们足足 y- ín 乐了一个钟头。当场看得我ròu木奉b-o起,多次s_h_è 出浓浓的jīng液在内裤上。后来我才知道那艳女的名叫“艳艳”,“艳艳”真是 y- ín 艳。我就不禁地又兴奋起来,由于我穿的短裤相当宽松,我的ròu木奉可以毫无阻碍地b-o起,啊!我又快要忍不住了!!!等了好一会,她都没有讲话。我正准备开口的时候,她把一瓶香水递给我:“帮我喷香水好吗?”于是我便往她的头上大量喷香水,她还脱去上衣及n_ai罩。哗!她的**已经搽了脂粉和口红,我便往上面喷香水,真香艳!我顾不了那么多了,用嘴把她的香艳**含弄起来,含完这边含那边。大约十分钟后,房东太太推开我,把一支口红递给我说:“急什么,帮我涂多一点口红好吗?”。她给我这枝口红是艳红色的,很香艳。她躺在我的怀中闭上眼睛,张开香艳的嘴巴,我拿起口红在她的嘴唇内外涂抹,抹了一遍又一遍,她要我往里面多涂一点,连牙齿牙r_ou_都沾满口红。她又申出舌头,要我在上面涂,我在她的舌头上涂抹好久,但舌头上总很难沾上口红。她说:“你要在上面先扑点胭脂才容易沾上口红”。我按照她的意见,先在舌头搽了胭脂,再在上面一遍又一遍地涂了好多好厚的香艳口红,那枝口红用光后,我用她另外递给我的唇彩在她的舌头上面涂了一大片。看着这个 y- ín 荡艳妇,我抱起她疯狂接吻,她的涂满口红唇彩的舌尖在我的嘴里游动,她把带口红唇彩的香艳唾液慢慢送过来,同时发出“啊!……唔……啊!……”的诱人 y- ín 叫哼声,我疯狂地吸吃她那带口红唇彩的唾液,她又抽回舌头,我在上面又涂了很多口红唇彩。她用涂了好多好厚的香艳口红的舌尖温柔的摩擦我的嘴唇,涂满口红唇彩的嘴唇把我的舌头吸进来,我的舌头也沾满口红唇彩,舌尖在口腔里蠕动,她嘴里和舌头上的口红唇彩又香又 y- ín 艳。狂吻好久后,她说:“我嘴唇上的口红给你吃光了,要重新帮我涂,要化香艳、 y- ín 艳的彩妆。”于是我拿起脂粉为她补妆,拿另外一枝大红色的口红为她再涂抹,又用唇彩挤出一大团在口红上再为她涂抹,她再申出舌头要我在上面再涂香艳的唇彩。然后用粘满口红唇彩的舌尖温柔地摩擦我的嘴唇,好象为我涂口红似的。我的脸上眼睛嘴唇已印满了口红,这个美丽的 y- ín 荡艳妇把她的 y- ín 艳舌头伸入我的口里,她舌头上的口红唇彩不停地印在我的嘴唇及舌头上,她的涂满口红唇彩的舌尖在我的嘴里游动,她把带口红唇彩的香艳唾液慢慢送过来,再把我的舌头吸进来,我的舌头也沾满口红唇彩,我们带有艳丽口红唇彩的舌头在互缠,唾液都染满香喷喷的口红唇彩,彼此疯狂吸吮对方的带有口红唇彩的香艳唾液。我把手再摸到丰满 y- ín 艳的**,双手不断地搓揉她的nǎi子,舌头更是没离开过她的嘴里吸吮她的带脂粉口红唇彩 y- ín 艳唾液,她发出“嗯!啊!……嗯!嗯!……嗯!啊!……”的叫春艳荡哼声。真香艳!她重新补妆,又用了大量的脂粉口红唇彩。她又说:“你对我这种浓妆艳抹的艳女会有x_ing冲动吗?”,她 y- ín  y- ín 地笑着主动地两手叉腰将浓妆艳抹的**以极度夸张的方式挺起紧贴在我的嘴唇上,我不知道她的用意何在?但**实在太香艳了,我再把它含起来。我刚想挪动到另一香r-u时,不小心地跌了一下,两腿大分,我的ròu木奉居然从裤管里伸出来跟房东太太打了个招呼。她咯咯地笑着说:“对嘛!年轻人的ròu木奉有**的话,就会诚实地b-o起,我最喜欢这样的ròu木奉了,但ròu木奉香艳点最好,因此在 y- ín 乐时ròu木奉上也应该艳抹,抹点脂粉,涂上点口红,这样ròu木奉便很 y- ín 艳,这对于女人是很重要的。”她紧贴着我的手臂,将她香艳的脂粉**往我嘴唇来回地挤压,我把rǔ头含在嘴里,吃上面的脂粉和口红。她问我说:“你刚刚用我的内裤**,会不会特别爽?是不是幻想那条内裤穿在我身上而在**呢?你想不想真的跟我**呢?”她的手抹了点脂粉后,伸进我的内裤掏摸我的ròu木奉,我受不了这样的刺激,又s_h_è 出浓热的jīng液,她将沾满我的jīng液的脂粉手抽回后,一根根手指地去舔食我的jīng液,她似乎觉得非常好吃,我又忍不住地b-o起。她看见我这样的反应时,像小女孩地叫着:“我最喜欢干净香艳的ròu木奉了,可以一次又一次地s_h_è 出浓热的jīng液,好象永远都不会疲倦!”然后她就要我跟她 y- ín 艳**!她 y- ín 艳x_ing感的**,地挺起,r-u峰上的口红艳红得发亮,她还要我在本来已经浓妆艳抹**上再喷香水扑香粉、涂胭脂和抹口红,特别在n_ai头上涂了很多很多的口红,面对如此 y- ín 艳艳无比的美女,荡心大发,我用口和手疯狂地j-ian y- ín 着她的涂满口红的nǎi子,她仿佛有被虐狂地**着,似乎非常喜欢我的j-ian y- ín 方式。我疯狂尽情地又舔又吮她的香艳的双n_ai,不断地亲吻,把挺起的红艳rǔ头含在嘴里用舌尖玩弄,贪婪地享受涂抹在上面的脂粉和口红,边**香艳的双n_ai边一次又一次地为她的香艳的双n_ai大量涂抹很多的口红,边涂边狂吻她的 y- ín 艳双n_ai。“嗯!……好美喔……我nǎi子被吸得好爽……好美……嗯!……来,用力……用多一点口红……口红还不够,涂抹越多越好……嗯!嗯!……嗯!……嗯!啊!好爽……去j-ian y- ín 我的y-inx_u_e……”我呼吸她的脂粉口红香气,用双手尽量地扳开她的大腿,将已沾满了脂粉和口红左手下移到她的大腿,撩起她的裙摆,抚向她的两腿之中。手指一直在她的yínx_u_e旁游走。她的yínx_u_e看起来真的很,薄薄的yīn唇带点粉红色的yínx_u_e,上面扑过脂粉涂过口红,周围布满了沾满胭脂口红的yín水,yín水也顺着我的手指渗了出来,此时我再也忍不住低头开始吃她的yínx_u_e上带脂粉的yín水。y-inx_u_e本来已经香艳,还要我为她喷香水,扑香粉,涂胭脂口红,我当然乐意从命!我把她的大腿掰开,拿香皂和s-hi毛巾,擦干净香艳xiāox_u_e刚才流出的yín水,在y-inx_u_e上又喷香水,又在上面大量大量的扑香粉,涂胭脂,涂深红色口红。上面用口疯狂地j-ian y- ín 着她的涂满深红色口红的nǎi子,下面美艳的yínx_u_e被口红c-h-a弄涂抹,再用手指沾满唇彩再抠入她的香艳yínx_u_e,唇彩在yínx_u_e上下涂抹,涂了好多好多。太 y- ín 艳了,美艳的涂满唇彩的yínx_u_e又被我疯狂接吻,我用口和手疯狂地j-ian y- ín 和吸着她的涂满口红的 y- ín 艳r_ou_x_u_e。带脂粉口红的yín水潺潺地流出,我疯狂地吸吮,带脂粉口红的yín水真香艳。“嗯!啊!……嗯!……好美喔……xiāox_u_e最喜欢被抠……好美……嗯!……用手指去抠……啊!……嗯!……你喜欢的话啊!……嗯!……可以连屁眼……一起去抠……嗯!……来,用力……用一手……啊!……嗯!……我好爽……对……嗯!……啊!……在我的 y- ín 艳r_ou_x_u_e上涂多点口红,好爽……嗯!往 y- ín 洞里涂多点,涂深一点!对……嗯!……”我这样j-ian y- ín 她足足有大半个钟头,口红用完一支换另一支,她抖动几下之后,似乎达到**,我再次在y-inx_u_e上下涂抹脂粉和口红,把口红直往yínx_u_e上大量涂抹,她要我拿一支大红色的唇彩涂在yínx_u_e上,我把唇彩在yínx_u_e里c-h-a得深深的,大量挤压,挤满yínx_u_e,y-inx_u_e里的口红和唇彩太香艳了,我的舌头申入充满口红唇彩和 y- ín 汁的ròu洞里,不时上下左右蠕动,疯狂地j-ian y- ín 她的脂粉艳x_u_e,并把yínx_u_e里面的口红唇彩及香艳脂粉yín水疯狂地吸到口里。yínx_u_e里面的口红唇彩及脂粉yín水真好吃!“嗯!啊!……再在我的 y- ín 艳r_ou_x_u_e上涂多点口红……挤多点唇彩……”我又一次往yínx_u_e上大量涂抹唇彩,这次挤进yínx_u_e的香艳唇彩特别多,里里外外都挤了一大片,香艳无比。我这时候又忍耐不住了,搂起她就毫不留情地再次**弄她的香艳xiāox_u_e,她xiāox_u_e里香艳的 y- ín 汁及脂粉口红唇彩满溢,我用口疯狂地j-ian y- ín 和吸着她的涂满口红和唇彩的 y- ín 艳r_ou_x_u_e,我的舌头申入香艳的yínx_u_e里上下左右地 y- ín 乐,香艳的口红唇彩和yín水沾满舌头。我放肆地**弄,她狂野地**,搞得穆间屋子满是春意!“嗯!……啊!……好美喔……xiāox_u_e最喜欢被这样**……好美……嗯!不要停……用力**……啊!……你比起我艳艳的要好许多喔……嗯!……你这样搞……我要爽死了……嗯!……喔……来,用力……用力点?就是那里……啊!……喔……快点……动作快点……嗯!……啊!……我还要……不要停……用力……我要死了啦……”“你以后每天来j-ian y- ín 我几次……天天 y- ín 乐几次……可以免交房租……我要把你包下嗯!……爽死了……嗯!……再帮我在xiāox_u_e涂多一点口红和唇彩……舌头再申深一点……里面很多口红……yínx_u_e香艳吗……我很 y- ín 荡……嗯!……疯狂j-ian y- ín 我吧……今晚你还要来,我要和你整晚 y- ín 乐艳j-ian……搞十几支口红?不,要搞二十支口红……搞十几支唇彩……我和艳艳一起**你……j-ian y- ín 你……嗯!……”房东太太两腿在空中好象在踩脚踏车般的划动,两只沾满脂粉口红的手紧抓住我的背,搞得我背上都沾满脂粉口红,我用手指上满唇彩后去抠她下面的香艳y-inx_u_e。她yīn道一阵颤动后,就停了下来。我也趁机休息一下,趴在她身上,在她的rǔ头上又疯狂涂抹口红和唇彩,并把挺起的红艳rǔ头含在嘴里,吸着她的涂满口红和唇彩的 y- ín 艳nǎi子,两手去抚摸她的屁股,用手指c-h-a入香艳的yínx_u_e,真爽!我们 y- ín 乐了好久,她挺起身体,拿起一瓶雪白的美容护肤r-u液在ròu木奉上倒了好多,我的ròu木奉被一大团又香又白的r-u液包围,她象**一样玩弄我的ròu木奉,她手的速度慢慢加快,我感觉愈来愈硬、愈来愈胀,再用她的n_ai罩擦干净我的ròu木奉,拿了一大瓶香水在ròu木奉上喷了好多,又在ròu木奉上面〞浓妆艳抹〞,打又白又香的粉底,再扑厚厚的香粉和胭脂,这次是拿口红笔湛满口红涂抹,guī头的口红涂得很多很艳,又拿了一支唇彩往ròu木奉的guī头 y- ín 洞里挤得满满的,guī头和 y- ín 洞被唇彩挤c-h-a,再用口红笔c-h-a入 y- ín 洞涂抹,弄得有点刺痛,但很舒服。她说:“你的ròu木奉象支香 y- ín 的大口红,我要用这支口红涂抹!”,于是她拿起我的脂粉ròu木奉,在guī头挤了一大团艳丽的唇彩,并把这支“口红”在嘴里摩擦,又将我的〞口红〞整根含进去吹起喇叭来。想不到她**的技术那么木奉,她把挺起的红艳脂粉ròu木奉即她说的“口红”含在嘴里上下移动,舌尖一直在guī头上打转**,而她的香艳小嘴更以高速度地上下吹吸。我的手指也深深c-h-a入她的香艳yínx_u_e中不停上下左右移动,太美妙啦!我那b-o起了的ròu木奉往她的口中再s_h_è 出浓浓的混有口红及唇彩的jīng液,她把浓jīng液连混在一起的脂粉及口红吃了。我实在太累了,躺在她的床上想歇一会,一阵阵浓列的脂粉香扑鼻。哦,我这才发现,枕上和床单上沾满一大片一大片的脂粉和口红,枕头旁也放了香粉、胭脂、口红、唇彩等化艳妆使用的彩妆用品。难道晚上睡觉前也真的像她日记所写的需要涂脂抹粉浓妆艳抹,真是个超级的香艳 y- ín 荡艳妇!简直比 y- ín 荡的美艳妓女还荡!如果晚上和她睡觉不断使用脂粉口红唇彩j-ian y- ín 起来太美妙啦,我吃她嘴里及yínx_u_e中的香艳口红唇彩和yín水,她可以吃我的浓精艳液。想到此,我下面的ròu木奉又有点b-o起来,被这个 y- ín 荡艳妇看在眼里,她急忙用用n_ai罩擦我的ròu木奉,又用香粉扑了扑,在上面涂了大量口红,又在guī头上涂了很多艳红色的唇彩,当沾满艳丽唇彩的口红笔c-h-a入guī头 y- ín 洞里涂抹时,粗壮的ròu木奉被涂得愈来愈胀,愈来愈硬,比原来还硬。她立刻骑在我的头上,用双腿夹住我的脸,浓妆艳抹的 y- ín 艳yīn唇压在我口上,自己的艳唇对正了我的经过浓妆艳抹的ròu木奉,看着她的 y- ín 艳yīn唇,我急忙拿起一枝口红疯狂地在她的yīn唇上涂抹,又把口红直深深的塞入 y- ín 洞里涂,再拿一支大红色的唇彩挤了一大片涂在yīn唇上,并把唇彩c-h-a入 y- ín 洞里,yínx_u_e里挤满唇彩。yínx_u_e里香艳的口红唇彩及yín水满溢,太香艳了,yínx_u_e在不断地溢出带口红和唇彩的yín水,我张开嘴伸出舌头舔yīn户及里面的口红,我的舌头先是温柔仔细地舔着涂了好多口红的各个细折的部位,然后开始用力把舌头向 y- ín 艳香洞里钻入,猛烈而迅速地搅动,接着又把舌头更往里面送,舔 y- ín 洞里面的香艳唇彩,流泄的yín水带有脂粉和口红艳唇彩的香味,香艳yín水经舌头流入我的口里。她把挺起的脂粉ròu木奉含在嘴里**,我的浓精艳液如同山洪爆发的全部s_h_è 进她的涂满口红唇彩的嘴巴里。房东太太进了一下浴室,回到房间后又浓艳补妆,看着她涂脂抹粉搽口红时,我的脂粉ròu木奉又硬起来了,特别是她让我为她的yínx_u_e喷香水搽脂粉和在yīn唇上涂口红时,我的ròu木奉已经坚硬如铁了,我和她的yīn唇疯狂接吻后便把ròu木奉深深c-h-a进那涂满脂粉口红的 y- ín 洞里。下面的ròu木奉不停的来回c-h-a弄,上面我为她不停的涂口红疯狂接吻,我为她涂了七八次口红,c-h-a弄了一百来下后便把浓浓的jīng液s_h_è 入她的yínx_u_e中。今天和这个 y- ín 荡艳妇搞竟用了她五支口红和三支唇彩,s_h_è 了五次精,她吃饱了我浓浓的jīng液,我也吃饱了她的脸上、**、yínx_u_e上的脂粉口红及带脂粉口红唇彩的yín水。如果我有这样的又 y- ín 荡又香艳的浓妆艳抹美女,可以日夜j-ian y- ín ,我一定早也搞,晚也搞,和那天看到的 y- ín 荡艳女艳艳一起搞更好,被她们**更美妙!用上一二十支口红和唇彩,日日夜夜和她们j-ian y- ín 十次八次。我真的太累了,躺在她的床上,她依偎于我的怀里,手里玩弄着软趴趴的ròu木奉,尽管用脂粉口红又涂又抹,我的小老弟似是睡着了一般,对她的拨弄毫无一丁点的反应。她只得自己用口红唇彩涂抹嘴唇和舌尖,并用香水瓶在yínx_u_e里c-h-a弄。(二)「嗯!……嗯!……啊!……啊!……」的 y- ín 叫声音和哗哗的水声把我吵醒。不一会,浓浓的香水味扑鼻,下身围着浴巾上身露出一双香r-u的房东太太从浴室出来。「啊!……把你吵醒了,你也洗个澡吧!」房东太太说完坐到化妆桌前,她粘起一大团雪白的粉底抹到脸上。「去洗澡吧!总爱看人家涂脂抹粉!」我冲冲洗了个澡,我出来时房东太太已经躺在床上,她还拿着一枝口红在艳唇上抹弄。哗!雪白的脸蛋上厚厚的脂粉,艳艳的口红,真是美如天仙,艳如妓女,一双美r-u脂粉香,一对美峰也是口红艳。我握住她的玉手,深情地痴视着她,房东太太秀眸中也闪s_h_è 异样的眼神。这种眼神,更令我迷醉,是可以将我溶化、而倾倒的。我胸中的一股火,不期然间燃得更熊更烈,我一下子紧紧抱住她,热烈拥吻她。一切是那么自然,那么热烈,那么的甜蜜得令人陶醉。「嗯!……抱紧……我……」房东太太用力一拉,我脚步浮动,两人同时滚倒在床上,拥作一团。我们像两团火,彼此燃烧着,剎那间脱得一丝不挂,寸缕无存。房东太太在脂粉口红的涂抹之下,早已春情荡漾,欲潮泛滥,她用着秀眸,嘴角含春,任由我抚摸轻薄。我也在尽情挑逗,使对方欲念更熊,更炽。房东太太娇躯颤动,像蛇一样扭动,全身细胞都在跳耀震颤。她热情如火的伸张两臂紧搂着我,我们在疯狂接吻着。吻艳唇含美峰,舔吃上面的脂粉口红;吻香x_u_e,舔吃上面流出的带脂粉口红的香艳yín水。不断的疯狂接吻,也不断的为她搽脂粉涂口红再接吻。她一手抓着炽硬如火的ròu木奉导向业已泛滥的桃源洞口。我驾轻就熟,腰干一挺,「噗滋」一声,就已登堂入室,全根尽没。房东太太尤如盛暑之中喝了一口冰水,那么舒适得酥筋透骨。她不由颤声轻呼:「啊!……好舒服……痛快……死……了……求求你……快干……啊!……啊!……快……一…点…动……用……力……c-h-a……吧……」我有的是经验,我抱紧娇躯,大guī头深抵花心,先行揉辗,旋转了一会。然后不疾不徐的轻抽慢c-h-a,深入浅出地抽送四十余下,引逗得房东太太如又饥又渴的小猫。她四肢紧紧挺着我,扭腰摆股向上顶凑着大guī头前r_ou_绫子。「重……一点……啊!…啊!……用……力……**……我……好……痒……痒……死……啦……」我这才全力进攻,实施全面工进击,只见我奔耸动屁股,快如奔马,奋力抽送,嘴唇也正吸引着rǔ头。「啊!……亲……我……太……舒……服……了……嗯!……太……美……美……得……上……天……了……啊!…嗯!…啊!……真……的……上……天……啦……啊!……快……快……再快……一点……」我知道她已频临巅峰状态,于是更加疯狂突击,狠抽狠c-h-a。直起直落,尤如一部机器一样滑动。在紧张而刺激的行动中,房东太太首先忍不住娇躯一抖,到达了**而崩溃了。她疲倦的松散了四肢,软瘫在床上,像死蛇一样地无力呻吟,表示极度痛快。「嗳……呦……好……心肝……宝…贝……唉……我……太……痛……快……啰……休息……一下吧……你……也……太累……了……」「好……美女……你……的……小…嫩…x_u_e……真…美……又…小…又…紧……凑……c-h-a……起……来……真够……痛……快……使我的……大……大ròu木奉涨红了……啊!……妳……流的……精……水……好多……」我伏在她身上暂料休兵罢战,让她休息一会,我要再度征服她。我要和她再一次缠绵中,令她心服口服,死心塌地爱我。房东太太觉得我粗壮的ròu木奉毫无垂软状态,仍然雄纠纠的顶住花心,跃跃欲动。不由好奇问道:「你怎么还没丢精……看它……仍然很壮健…的样子……」我志得意满的笑道:「香艳美女,我还早的很呢,我要你尝尝我这宝贝真实滋味,要彻底征服你,要你知道大ròu木奉的厉害究竟如何?」「我,姐姐知道你对这方面确有过人之处,但也不要自吹自擂,自夸其能。我们都是血r_ou_之躯,又不是铜铁制成,就是钢铁人也有被火溶化的时候是吗?」我听了,心里颇不服气,我不便再行辩驳于她,只说:「姐姐,现在换个方式玩继续玩如何?」「你还有什么好门道吗?」她心中好奇,也想尝试新花样的妙趣。我扶起房东太太,叫她俯伏床沿,翘起屁股,尽量从后突起。我伸出双手在她**上轻轻地揉抚,然后左手沿着背部脊椎骨,慢慢轻柔的往下滑动,来到泊泊流水的yīn户口,我先在上面用香粉轻轻的扑抹着,然后在yīn唇上搽口红,她的娇躯也随脂粉口红抹弄磨擦而开始的扭动。然后我用口红在那狭窄的r_ou_缝里,上上下下的游动,有时也在那粒鲜红的yīn蒂上轻轻地抹弄扣挖着,更用那唇舌去舔抵房东太太的香艳yīn唇。每当我这么一舔一扣时,她都发出令人颤抖的浪声:「哎……唷……唔……好……痒……唔……嗯!……」随着我用口红轻轻地c-h-a入,缓缓地抽送,这么一来,非同小可。房东太太的脸上露出了渴望和需求,而身子扭转得更是厉害,浪水随着口红的抽送,缓缓地从yínx_u_e口流出来。她似乎难以忍受挑逗:「弟……啊!……好……痒……呀……快…用你的……大ròu木奉……c-h-a进人家的xiāox_u_e……干姐姐……用你粗大的ròu木奉……帮姐止……止痒啊!……」我手握住ròu木奉在yīn唇口旋转磨擦。她那yīn唇内的嫩r_ou_受到guī头的颤擦,整个臀部猛摆个不停,身子直打颤。她浪道:「好弟弟……不要再逗姐了……我……受不了……啦……快…快…c-h-a进去……嗯!……唔……我求求你……用你的大ròu木奉…c-h-a进来……干…我……干我…快……啊!……嗯!……」我低头一看,那浪水已流满了一地,于是我将大j-i,对准洞口,徐徐地送入。抽送二十余下,那大ròu木奉已完全c-h-a入,但此时我已停止抽送。用小腹在那yīn唇上磨擦,而摆动臀部,使大ròu木奉在x_u_e内猛旋转着。这么一来,房东太太整个人非常舒服,口中的叫声更是绵绵不段:「嗯!……喔……亲……你好会c-h-ax_u_e……姐要投降了……啊!……干我……再干我……亲丈夫…好哥哥……我每天都要……都要你干我……嗯!……啊!……好舒服……喔……妹妹……的身体……随你怎么玩……都可以……嗯!……唉……好美喔……我是你的人了……好……美……啊!……」我将右手抓着房东太太的**,实指在rǔ头上磨擦玩弄,左手向下伸捏弄那让人失魂落魄的y-in核,然后挺起小腹急速的**。这么一来,三面夹攻只觉得我只c-h-a了那么数十下,她整个人已疯狂地叫道:「哎呀……我的情人……大ròu木奉哥哥……这样弄x_u_e……好舒服……用力……c-h-a吧……嗯!……嗯!……」我一面用力纵送,一面喘气如牛:「这…样…玩…你……你……觉…得……痛…快……吗……舒服……不……舒服呢……」房东太太连连点头,屁股尽量地往后顶,同时扭摆着丰臀,娇喘呼呼:「好哥哥……大ròu木奉哥哥……你真会玩……今…晚……你…会……玩死……妹妹的…嗯!……好……爽……呀……喔…好……美……好舒服……」「嗯!……快…快……用力干我……喔……差死我了……涂口红……为我涂口红……涂多一点……深一点……喔……哎……唷……真舒服……吻我……**也要口红……啊!……啊!……用…力……c-h-a……啊!……这……一……下……顶……进……花……心……了……」yín水「咕唧!咕唧!咕唧!」地响着,yín水滴流满床,同时她满身的香汗也流了出来。房东太太叫道:「啊!……大ròu木奉哥哥……妹妹受不了…了……啊!……天啊!……快…快出来了……啊!……嗯!……出…出来了……」「美女!我抱妳去洗澡。」「嗯!」房东太太双手缳绕着我的脖子,像一只小绵羊一样的偎在我的怀里,不由得我的ròu木奉又b-o起,刚好顶在房东太太的屁股上。「啊!……我……不行了……姐投降了……真的不行了。」「是吗?你的yín水还在潺潺的流着呢!」「你坏,你坏啦!就是会欺负我啦!」在浴室里我们只洗下身,冲洗一翻后,我帮房东太太用香皂着xiāox_u_e,房东太太帮我在ròu木奉上搽香皂,搓着搓着,我双手托起房东太太,搂在怀里,低头热情地吻着她的嘴唇。房东太太也主动地把相舌送入我的嘴里,两条温暖s-hi润的舌头互相缠绕。同时我手也不断的再她的**及xiāox_u_e抚摸着,房东太太一样把玩着它的ròu木奉,来回的搓揉着。许久两人的嘴唇才分开,喘气着。房东太太往我的ròu木奉上面倒了点香水再大量涂抹香皂,弄出又香又白的香皂泡沫,她突然低下身子,一口把ròu木奉含进嘴里,又香又白的香皂泡沫变得又香又艳。她满嘴巴全是艳红的香皂泡沫,她舌尖在马眼来回的舔抵着,左手去抓着y-in囊温柔地爱抚着,右手则深到自己那搽满香皂的**上慢慢的揉搓,还不时的用食指伸入x_u_e中去挖扣。「姐,你用嘴帮我洗ròu木奉……好木奉……好舒服啊!……」我躺进浴池里,示意房东太太坐落在我身上。房东太太扶持着ròu木奉慢慢的往xiāox_u_e里套,我突然往上一顶,将guī头撞在子宫口。「哎……呦……也不管人家受不受的了,那么大力干人家。」「姐,对不起啦!弄痛你了,那我把它抽出来就是嘛。」「我没有怪你啊!不要抽出啦!只是刚开始不习惯,会痛啊!你现在可动了。」「好,那你要小心啰!」这时房东太太饥渴 y- ín 荡,像一头凶猛的豺狼,玉体骑在我的身上,猛起猛落。她叫道:「啊!……唔……美……美……好…好…唔……嗯!…嗯!……好美……好舒服……啊!……你……真……好……啊!…唷……唔…嗯!……爽……真爽……」我道:「房东太太,你的yín水可真多!」房东太太道:「冤家……都是你害的……哥…哥……你的ròu木奉…太…太大了……哎呀……使我受不了了……爱…爱死它了……啊!……哎呀……好…好爽啊!……用力……哥哥……大ròu木奉哥哥……用力干…干…干死妹妹的……小sāox_u_e…啊!……嗯!……」「我今天要吃尽你的脂粉口红,捣得你的yín水流尽。」「哎……啊!……亲弟……不……亲哥……你再为我……为我涂口红……我要脂粉口红……涂得真舒服……唉……呀……你…坏…唷……我…我喜欢……啊!……嗯!……舒服…真舒服……喔……用力干……」我道:「谁叫你长得这么娇媚迷人?脂粉香口红艳,艳如妓女,香艳动人,又s_ao又荡,又 y- ín 又浪的呢?」房东太太道:「嗯!……唔……乖…乖……哥哥……亲丈夫……我要死了……冤家……啊!……你要我的命了……你是我生命中…的…魔…鬼……要命……的ròu木奉……又…粗…又…长…坚硬……如铁……捣……得……我……骨散……云飞……啊!……啊!……」「心肝……宝贝……我…久…未…尝…到……大ròu木奉……的……味道……哥…哥……啊!……嗯!……太爽了……不…不行了……又…又泄了……啊!……嗯!……喔……」房东太太可以说是美艳香 y- ín ,s_ao劲透骨,天生 y- ín 荡,被粗长巨大ròu木奉,弄得yín水直流,张眼舒眉,摇臀摇摆,花心张张合合,娇喘嘘嘘,死死活活!真是**百出,s_ao劲万千!我依照她的要求,边j-ian y- ín 她边为她用唇膏涂口红,用脂粉搽**再含弄。我勇猛善战,运用技巧,急速快速,抹脂弄粉,舔吻含弄,房东太太已抵挡不住,见她娇艳的喘息,在疲倦中还奋力地迎战,激起兴奋心情,精神抖擞,继续挺进不停,感觉到又已经征服了这s_ao浪娘,我将房东太太抱回房间。房东太太又浓脂艳抹,我们两人这一缱绻缠绵,再玩了二个多小时,才极尽酣畅地,相拥睡去。(三)我起床后,为房东太太涂口红再接吻。接着又用手弄开房东太太的那双修长粉腿,仔细欣尝她下体的风光,只见她肥凸的**上,生得一片浓密细长的y-in毛,她的y-in毛只在两片肥厚的大yīn唇边,生得很浓厚。两片搽过脂粉口红的大yīn唇,包着两片粉红色的小yīn唇,红色的小yīn蒂突出在外。我先用香粉又扑过yīn户,再用口红往yīn唇涂抹,并抹揉她的y-in核一阵,再用嘴舌舐吮吸咬她那搽满脂粉口红的大y-in核和yīn道。醒来的房东太太 y- ín 叫道:「啊!……亲哥哥……我被你…舐得痒……痒死了……啊!……别…别咬……哎呀……好丈夫……妹妹好难受呀!你……舐得好难受……啊!我……我就要不行了……」房东太太被我舐咬得全身颤抖,魂飘神荡,娇喘喘的,xiāox_u_e里的yín水像江河决堤一样,不断的往外直流,**道:「亲哥哥!你真要了妹妹的……的命了……啊!……我泄了……哎呀……我真受不了……啦……」一股热烫的yín水,好似排山倒海而出,我张开大口,一口一口的舔食入肚。房东太太又道:「啊!妹妹的亲哥哥……你真会调理女人……把妹妹整得要死了……一下子泄了那么多……现在里面痒死了……快……快来替……妹妹止止痒……哥哥……妹妹要你的大……大……」房东太太说到这里,娇羞羞的说不下去。我看她那s_ao媚 y- ín 荡的模样,故意逗着她说道:「你要我的大什么,怎么不说下去呢?」「哥,你坏啊!就会欺负我。我不管了,我要亲哥哥……的……大…ròu木奉,干妹妹……c-h-a妹妹的……xiāox_u_e……帮妹妹止止痒啦!」我道:「嗯!我的亲妹妹,亲太太,亲丈夫替你止止痒。」说完,我的大ròu木奉对准她的桃花洞口用力一挺,「哔唧」一声,c-h-a入三寸左右。「哎呀!」房东太太粉脸变色,张开搽满口红的艳口 y- ín 叫。我不是怜香惜玉之辈,三不管的再用力一顶,又c-h-a入两寸多。房东太太又大叫道:「啊!哥哥……又要干人了……你的太大了……我……我吃……吃不消了……啊!……今天给你c-h-a了……c-h-a了多次了……」我觉得她的xiāox_u_e里还是又暖又紧,yīn道嫩r_ou_把ròu木奉圈的紧紧的,真舒服,真过瘾。「吻我……涂口红吻我……你的ròu木奉……太大了……你先慢慢来……」她说完后,马上闭上那双勾魂的媚眼,我又为她脸上搽胭脂和抹口红,接吻了好久。渐渐的,我觉得包着guī头的嫩r_ou_松了些,就开始慢慢的轻送起来。房东太太又叫道:「啊!亲哥哥……大ròu木奉的亲丈夫……妹妹的xiāox_u_e花心……被你的大guī头顶得……酸痲……酥痒……死了……哥哥……快……快点动……妹妹……要你……」房东太太感到又一阵快感,尤其是我那guī头上的大涯沟缘,在一抽一c-h-a时,削得y-in壁四周的嫩r_ou_,真有一种难以形容的滋味。她媚眼如丝的哼道:「好达令……妹妹……哎呀……美死了……大ròu木奉的亲哥哥……亲丈夫……用力搞吧……我不……行了……喔……我又……又泄了……」房东太太被我领入从来没有过的境地,更何况她又是双十年,那受的了如此冲击,当然很快又泄身了。我的大guī头被她滚烫的 y- ín 液一烫,舒服无比,尤其她的子宫口,将我的大guī头圈得紧紧的,还一吸一吮的动着,那种滋味真是美极了!再听她叫我用力干……于是我抬高她的双腿,架在肩上,拿一个枕头摆在屁股下面,使她的**,突挺的更高翘。我贰话不说,再挺起屁股猛抽猛c-h-a,只干得她全身颤抖。房东太太受惊般的呻吟**,两条手臂像两条蛇般的紧紧抱着我的背部,浪声叫道:「哎呀!亲哥哥……妹妹……要被你干死了……我的xiāox_u_e……快……快被你弄穿了……亲丈夫……你饶了我吧……我不……不行了……」我此时改用多种不同方式**……左右c-h-a花……三浅一深……六浅一深……九浅一深……三浅两深……研磨花心……研磨yīn蒂……一浅一深……猛抽到口……猛c-h-a到底等等招式来调弄着她。房东太太这时的娇躯,已经整个被欲火焚烧着,拼命扭摆着肥大的臀部,往上挺……往上挺的配合着我的抽送。「哎呀!好哥哥……我的亲亲……妹…妹……可让你……玩……玩死了……啊!……要命的小心肝……」房东太太的大叫,s_ao媚 y- ín 浪的模样,使我更加凶猛的狠抽猛c-h-a,一下比一下强,一下比一下重……真想c-h-a穿她那个小肥x_u_e,方才甘心似的。这一阵急猛快狠的**,yín水好象自来水一样的往外流,顺着臀沟流在床单上面,s-hi了一大片。房东太太被弄的欲仙欲死,不停的打寒颤,yín水和汗水弄s-hi了整个床单。「大ròu木奉的亲哥哥……妹要…要死了……我完了……啊!……泄死我了……」房东太太猛的一阵痉挛,死死的抱紧我的腰背,一泄如注。我感到大guī头一阵火热、酥痒,一阵酸麻,一股阳精飞s_h_è 而出,全部冲入她的子宫去了。她被那又浓又烫的jīng液s_h_è 得大叫一声:「哎呀!好丈夫,烫死妹妹了……」我s_h_è 完精后,一下伏压在她的身上,她则张开樱唇,让我为她涂口红。房东太太对我媚笑焉然,嘴角含春,那红晕的娇靥,似笑还羞,那娇嗔娇嬉的神态,任何人见了莫不怦然动心。我软玉温香抱满怀,有如抱了一块大消绵,我兴奋得热烈狂吻她。同时两只魔手也在她的全身上下摸索着,尤其女人最x_ing感的部位。房东太太在我怀中剧烈的颤抖着,我觉得她浑身燥热异常,散发出诱人的脂粉口红香。她紧紧搂住了我,「快点涂口红再上嘛……」我闻言,立即低头去在她的**上喷香水和搽胭脂涂口红,然后亲吻着她的脂粉**,用舌尖去舔舐着香艳的n_ai头,更用手去搓揉那s-hi漉漉的yīn户,有时还深进手指**着。如此的捉弄,房东太太那受得了,便娇呼连连。「啊!……唔……美…美……好…好……唔……嗯!…嗯!……啊!…啊!……好……舒服……啊!……你真好……啊!……唷……唔……嗯!……爽……好爽唷……」梅夫人身子急急颤抖,叫道:「哎…呀……轻…点…好…吗……啊!…嗯!……人家受……受…受不了……啦……我…我…好快乐啊!……唔……嗯!……快…快c-h-a进去……嗯!…唔……我…求…求…你……啊!……嗯!……唔……好…好痒喔……」我低头一看,那浪水已流满了床上,我心想这 y- ín 荡女人,**必定强烈,非用“老汉推车”方法,狠狠戳她才可。于是我肩起两腿,扶着大ròu木奉对准丰满的yīn户一按,大guī头已挤进ròu洞里,再次一挺,那么粗壮的ròu木奉子,已全根尽没了,不留一丝缝隙。房东太太yīn户往上顶凑,但总怀疑我的ròu木奉没c-h-a到底,因此她的玉手朝ròu木奉摸着,感觉到只剩下两颗鸟蛋在幌动着,她才露出满意的微笑:「喔……好弟弟……嗯!……姐姐好舒服……嗯!……啊!……」我的ròu木奉把它塞得满满的,觉得非常的r_ou_感和特别充实。「啊!……嗯!……好……c-h-a得我好舒服……喔……嗯!……亲弟弟……哼……哼……我好美啊!……嗯!……这下可……把我c-h-a死了……嗯!……嗯!……嗯!……美上天了……哎……呀……我的亲……亲……亲弟弟……嗯!……干得好木奉喔……啊!……嗯!……我的心花都开了……啊!……嗯!……」我揉辗了一会,看那yín水尤如山洪骤雨似的涌出,我两手抱紧丰臀,「噗滋!噗滋!」狠抽猛c-h-a。房东太太水汪汪的双眸,爱意泱然瞪着我,yīn户里觉得无比的舒畅。她自有生以来,几曾享受过这么美好滋味,全身酥痒痒的像飘荡在天空中,嘴里更是 y- ín 声浪语连连。「啊!……啊!……亲…弟…弟……我…的…心…肝…宝…贝……嗯!……嗯!……姐…姐……从…来…没…有…这…么……舒服过……喔…嗯!……我…我天天都要……唉……姐姐不…不能没有你……唷…嗯!……爽…爽…真爽……啊!……嗯!……就是为你死…我…我也甘心……嗯!……嗯!……美…美……真美……哟…嗯!……弟…弟……你的ròu木奉……的…确…太…木奉…了……」我听她娇声浪哼尤如浇上一杯的酒精,使我心头的一股欲火逾烧逾炽,我俯身一口含住她如紫葡萄的n_ai头,用力吸吮,一边猛冲狂刺。在疯狂的抽送中,势若奔马,迅若击电,根根到底,下下着r_ou_,使得「劈拍!劈拍!」之声不绝于耳。「啊!……啊!……亲弟弟……嗯!……咬……咬……快轻轻咬……嗯!……唷……咬姐……姐的n_ai头……唔……嗯!……好舒服……喔……嗯!嗯!……」房东太太在舒畅中,情不由己的挺y-in拋臀向上迎凑,使战况更形激烈。静寂的空间,顿时洋溢着娇声浪语,粗喘声,和yín水刮动得如鱼唧唧水声,汇成一片美妙而动人心弦的乐声。房东太太颤声娇呼:「嗳……唷……亲…弟…弟……嗯!……嗯!……你…你上吸下干的……姐…姐……好舒服喔……嗯!……啊!……嗯!……姐姐…受…受不了……嗯!……不…要…挑逗了……啊!……嗯!……我……我又流…了……哼……哼……」「姐…姐……你的xiāox_u_e……好…好……紧喔……啊!……夹的ròu木奉好…好舒服……你的浪…浪水……真多…呀……」房东太太娇喘着说:「嗳……还…不…是…你…的……大ròu木奉……嗯!…啊!…嗯!……给…弄出来的……嗯!……嗯!……姐……姐的xiāox_u_e…好美唷……嗯!……弟…弟……你…的…j-i…巴…怎…么…这……这么厉害……啊!……嗯!……把……姐…姐…的心肝…都弄碎了……嗯!嗯!……」蓦地,房东太太全身一阵强烈颤抖,四肢无力地松弛了,像一条死蛇瘫痪了,她秀眸微闭着,似乎已无力睁开,小嘴翕张着,只有娇喘的份。我只觉得大guī头上被热乎乎的y-in精一浇,知道她又丢了精。房东太太泄了之后,子宫口把guī头收得紧紧的,有如婴儿吸r-u似的一阵吸吮收缩。我觉得输管一阵阵麻痒透心,知到也快要shè精了,立即快马加鞭的抽送。「姐姐……快…夹…紧……啊!……我…也要…泄…了……啊!……嗯!……快夹喔……」我身子一麻,一直麻到屁股沟,大ròu木奉一涨,一阵苏麻。眼睛一闭,就「嗳呀!」一声,一股热热浓浓的jīng液,直向房东太太的花心s_h_è 去。房东太太把我的颈子抱住,身子一颤抖也一酥,又被热精一烫,花心上一酥麻就叫道:「喔……我又丢了……嗯!……淌出来了……啊!……好…麻……好…酥啊!……嗯!……好烫……唷……」房东太太说完,双手一松,人也软了,我也累了,人也趴在她的身上喘息着,至此大战已告段落,两人也如同掉下河似的,全身累的**。我扶起着娇懒无力的房东太太,互相拥搂着,继续享受那甜蜜的滋味。两人精疲力尽的,紧紧搂抱着。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