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言情小说网-全本小说在线阅读

520言情小说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现代言情 >

最强赛车手保养指南 作者:寒川歌(下)

时间:2022-07-09 11:03标签: 情有独钟 竞技 强强
第三十九章 很烦的那种烦心事 继续前行。 途中娜娜发来慰问, GP车队也出发了,GP的四驱组没有夏千沉后,原本夏千沉的队伍全都去辅佐曹晗锡。娜娜在微信里说, 最近曹晗锡被施压搞的人都恍惚了。 夏千沉只是扶着维修车的方向盘, 说:你回娜娜,说, 告诉曹晗锡
 
 
第三十九章 
  很烦的那种烦心事
  继续前行。
  途中娜娜发来慰问, GP车队也出发了,GP的四驱组没有夏千沉后,原本夏千沉的队伍全都去辅佐曹晗锡。娜娜在微信里说, 最近曹晗锡被施压搞的人都恍惚了。
  夏千沉只是扶着维修车的方向盘, 说:“你回娜娜,说, 告诉曹晗锡,在自己脑子里设几个屏蔽词。”
  钟溯在副驾驶帮他读微信回微信。
  回完这条, 叮叮叮, 又进来一条。
  “谁发的?”夏千沉问。
  “秦飞尧。”钟溯说,“是……你那个赛车场的朋友?”
  钟溯对这个名字有印象, 当初他们几个来餐厅, 钟溯还特意问过他, 秦飞尧又是谁啊。
  “兰博车主?”钟溯又跟了一句。
  夏千沉点头,“对,他说什么?”
  钟溯点开对话框,给他念,“赛车场来不来。”
  “你回, 人在比赛。”
  钟溯闷闷地打字:人在比赛。
  对方秒回:那你什么时候回来?
  钟溯觉得很不爽, 关你屁事。
  “他问你什么时候回去。”
  夏千沉:“两个月吧。”
  钟溯回过去后,“他问……你现在有对象没, 他那儿有个玩得不错的姑娘, 想认识你。”
  “呃……”车厢里静默了片刻,夏千沉心里想的是,姑娘就算了吧, X1ng别不合。
  钟溯还在等他回答, 然而这种问题思考得越久就越奇怪……
  “你回他, 不用了,我没兴趣。”夏千沉赶在气氛变诡异之前赶紧这么说。
  还好,秦飞尧不是爱管闲事问东问西的人,很利落地回了个「好的,比赛顺利」,便没有了下文。
  维修车平稳地行驶在高速公路,货车的限速是100/km,他们左边的小型车一个个120往前窜,倒显得他们悠哉。
  日落后,完成了今天七小时的驾驶时长,依然是就近下高速,这次是城区,有停车场,钟溯不需要睡在车里。
  行进到这里,已经进入大西南地界。西藏的西和新疆的西不太一样,新疆是热烈的旷野,西藏是静默的冰原。
  酒店的陈设带了些民族特色,夏千沉早早的冲了澡躺下,钟溯去酒店旁边的加油站买桶装汽油,这次没有完备的后勤,什么都要亲力亲为。
  去加油站前,钟溯在酒店楼下点了根烟。
  而钟溯不知道的是,有人也下楼了,去酒店后院也点了根烟。
  两个人隔着一栋酒店高楼,一前一后,同步地把烟夹下来,在风里弹了两下烟灰。
  那点烟灰本色出演了灰飞烟灭,两个人抬头望着同一个月亮。
  夏千沉很明确的知道自己的X1ng向,他也明白,他和钟溯之间产生的所有感情,都是合情合理的,都是可以科学解释的。
  那是惺惺相惜,是志同道合,是手足兄弟。
  另一边,钟溯也很明确的知道——自己已经不清楚自己的X1ng取向了。
  原因无他,他知道自己对夏千沉的感情已经在前往「兄弟」这个名词的路上绕成了中国结。
  并且那个结最终驶向他看不见的远方。
  夏千沉望着月亮,但月亮不会给他答案。月亮就这么作壁上观,月亮看戏看嗨了会不会也想来根烟呢。
  啊,还是别了,夏千沉想,李白邀明月对饮,月亮还是别烟酒都来,健康一点。
  夏千沉碾灭了烟头,丢进垃圾桶,刚好和买汽油回来的钟溯打了个照面。
  钟溯得把汽油桶放进维修车里,“你怎么下来了?”
  “我抽根烟。”夏千沉说。
  放好汽油后,两个人一起坐电梯上楼,各怀心思。
  这份忐忑一路陪着他们抵达沙鲁里山脚,发车点的镇子上。汽联的人知道他们这趟势单力薄,特别为他们支了个维修站。夏千沉和钟溯道了谢,然后去见了从汽联雇来的维修工,很幸运,两个都是大工,这令人很安心。
  休整一晚,次日勘路。
  勘路结束后,来到SS1发车线。
  其实他有点紧张,距离环塔事故后,已经将近两个月没坐在S级赛车里了。
  他卡好安全带,戴好头套头盔,然后做了个深呼吸。
  不过很快,这种紧张感在裁判倒计时前消失得荡然无存。夏千沉扶住方向盘,这辆车是他和钟溯的心血,他要开这辆一百多万的S级赛车力压群雄,他要拿今年的年度冠军车手。
  “斯巴鲁翼豹,2.5T四驱,赛车手夏千沉。”
  “斯巴鲁翼豹,2.5T四驱,领航员钟溯。”
  倒数器在左前方,夏千沉目光如炬,他很快进入了状态,仿佛不只是眼睛,他整个人都在凝视倒数器。
  三、二……
  二手的os发动机重返赛场,给它新主人绝对的动力,双涡轮的增压也给予翼豹不俗的推进力。
  这台S级赛车上所有的配件,都来自五湖四海征讨杀伐的赛车之上,竟有一种游戏王里「黑暗大法师」组合卡的感觉——合成即胜利。
  沙鲁里山山高谷深,但海拔落差不算非常大,不像通天大道那样急剧上升。这座山从石渠县一直覆盖到香格里拉,这座山相当漂亮,由于山脉海拔起伏,山中有草甸、针叶林、河谷,甚至雪山。
  这就是拉力赛不同于场地赛的地方。
  用赛车,跑在教科书上。
  ——
  “左2紧接曲直向右。”钟溯报路,“切弯。”
  夏千沉几乎是在翼豹冲出发车线的同时完全进入状态,左脚刹车,右脚油门,左手方向盘,右手变速杆,眼睛看路,耳朵听路书。他整个人瞬间达到完美的驾驶状态,“温度不够。”
  “我知道。”钟溯说,“收点油,前方涉水过河。”
  沙鲁里山分布着数不清的冰川融雪而成的溪流,这辆车的轮胎是钟溯下血本买的特制轮胎,即使涉水,抓地力依然优秀。
  “过河。”钟溯说。
  车辆涉水要保持不快不慢,恰好保持在发动机未呛水和排气管未进水的速度,发动机有进气口,排气管有排气口,有时候即使是专业车手,也会在涉水的时候出意外。
  夏千沉和赛车完美的油门配合,赛车两边扬起完美弧度的水浪,最后一脚油门上岸。
  “漂亮,前100米进山林,长直一公里树多。”
  山林左下方映入视野的风景,是夏千沉从未见过的,深山中的草原。
  “我们跑了多久?”夏千沉问。
  钟溯不用看表都能回答他,“14分钟左右。”
  “领先吗?”夏千沉又问。
  “你一直在领先。”
  翼豹灵活地穿梭在山林,树多的地方考验驾驶员的手脚协调,如果要保持速度,那么光靠刹车油门是不行的,同时要退挡、进挡,依靠手刹调整车身姿态,让甩尾和钟摆在不平衡中找到平衡,在过弯和直行中随意切换。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