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言情小说网-全本小说在线阅读

520言情小说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现代言情 >

亿万婚宠:傅少的冲喜傻妻 作者:雪漫天(一)

时间:2022-03-30 14:22标签: 重生 宠文 护短
简介: 【替嫁+傻女+马甲+甜宠+强强】 一亿聘礼,全城疯狂。她被接出大牢冲喜,替嫁给病秧子少爷。 乡下土包子、文盲傻女、戴罪之身?少爷冷芒一闪:注意措辞! 被虐成渣的贵妇名媛:不!是妙手回春、武功盖世的凶残大佬! 脸被打肿的精英达人:懵!面对顶级
  简介:
  【替嫁+傻女+马甲+甜宠+强强】
  一亿聘礼,全城疯狂。她被接出大牢冲喜,替嫁给病秧子少爷。
  乡下土包子、文盲傻女、戴罪之身?少爷冷芒一闪:注意措辞!
  被虐成渣的贵妇名媛:不!是妙手回春、武功盖世的凶残大佬!
  脸被打肿的精英达人:懵!面对顶级黑客和天才设计师,绝望反省。
  等等,病秧子老公……竟是最有权势的商界大佬?
  “老公,听说你嗜血残暴,还不能人道?”
  傅少揽人入怀,邪魅一笑:“宝贝儿,你怎么看?”
 
 
第1章 替嫁冲喜
  深夜,海城女子监狱,死寂寒冷。
  夏清浅躺在y-in暗潮s-hi的通铺上辗转反侧,身上的棉被薄得可怜,一床棉被垫一半盖一半,根本挡不住严寒的侵袭。
  寒气袭来,她被冻得浑身直打哆嗦。角落的蹲坑里泛起阵阵恶臭,耳畔是此起彼伏的如雷鼾声。
  鼻尖一阵奇痒,不能打喷嚏!若惊扰了众狱友的美梦,后果很严重。她赶紧坐起来,双手捂住鼻子,搓揉一会儿,鼻头渐渐发热,压下喷嚏。
  去年,她遭陷害入狱,被重判十年。
  为引出y-in谋背后的黑手,她切断与外界的一切联络,在这恶劣的环境下,苦熬了近一年。可是,她好像被世界遗忘了。
  既然等不来黑手,那就主动出去,寻找真相。
  黑暗中,她伸出左手,手心有一块淡红色的胎记。双手摩擦两下,一个特殊的联络器浮现在眼前。
  打开联络器,正要呼叫。
  就听监舍外传来一阵脚步声,她麻利地在通铺上躺下。
  有人喊叫:“夏清浅,出来!”
  嗯?难道是背后黑手开始行动了?
  她悄悄打开了特殊联络器,跟在狱警身后,边跳边拍手:“姐姐,你带我去哪儿玩?”
  有人不耐烦地喝斥她:“闭嘴!跟上!”
  外面漆黑一片,她跟着狱警,深一脚浅一脚往外走了一段路,来到一辆警车前。
  一个狱警上前来拉着她上车,莫非要被灭口?
  “我不上车!我没有犯错,不要处罚我。”她紧紧抓住车门,不上车。
  她想知道是谁带走自己,要带到哪里去,不能稀里糊涂上车,更不能白白丢掉x_ing命。
  三个狱警一齐用力,也拽不动她。
  又过来一位狱警,掏出电警棍,朝她袭来。
  这时,有人出声阻止:“大小姐,别怕!老爷派我们接您回家。”
  虽然黑暗中看不清来人,但夏清浅听出这是老管家的声音,她有些高兴地问:“安伯,爸爸呢?”
  “哼哼!”安伯冷哼两声,“老爷能来这种地方?上车吧,老爷带着人在虎牙关等小姐呢。”
  一年前,正是父亲送她的劳斯莱斯魅影刹车失灵,导致她驾车撞人入狱。今晚,提前接自己出狱?又想耍什么花招?
  约莫半个小时后,有狱警喊道:“虎牙关到了!”
  “停车!”安伯兴奋地喊道。
  车缓缓停下,安伯招呼夏清浅下车。
  夏清浅借着昏暗的路灯,看到前面道路正中间停着一辆科尼赛克跑车。
  虎牙关是从海城女子监狱去城区的一条必经之路,地势险要。这是从两山之间开辟出来的道路,道路两旁都是陡峭的山壁。
  这辆超跑横在路中间,有种“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气势。
  夏清浅惊叹,父亲叶志强真壕啊,价值几千万的跑车都开起来了?
  科尼赛克车门突然打开,一个修长的身影下车。
  一身劲装,戴着面具。
  只一闪身,便来到面前。
  好快!不是父亲叶志强的人!
  夏清浅甩开安伯的手,退回车上,缩在角落里。
  那人上前,一把拽起安伯扔向路边的山壁。
  “咚!”一声巨响,接着就是安伯的声声惨叫。
  男子一步跨上监狱的车,挥舞着铁拳,一拳一个,瞬间,车上的人都闷哼倒地。
  “是背后黑手要灭口吗?”夏清浅判断出这不是来救她的人,她抱着脑袋,喃喃自语:“我什么也没看见,我什么也没看见。”
  男子居高临下站在她的面前,双目猩红,一双凶兽般的眼眸狠狠盯着她,噬血狂暴。
  夏清浅不由自主打了个冷颤。
  “大哥哥,是不是在玩杀人游戏?”危机之中,她双手一拍:“哈!真好玩,我要玩。”
  男子突然发狂大叫,伸手抓住她,一扬手把她举向空中。
  她的心提到嗓子眼,不敢挣扎,嘴里喊着:“大哥哥,我要玩儿。”
  男子侧耳静心听她喊叫,似乎想起什么,眼神逐渐清明。
  “大哥哥?”男子麻利的放她下地,眼底泛起一丝温柔,牵着她的手往车下走去。
  车外,冷风吹来,夏清浅心情稍稍放松。
  她深深呼出一口气,捏着银针的手心全是汗。
  男子牵着夏清浅走向那辆科尼赛克跑车,不能就这样被带走,必须脱身!
  既然对方神经兮兮,好像很喜欢听人叫大哥哥。夏清浅不介意多喊几声:“大哥哥,我们去哪里玩儿?”
  男子却脚下一滞,突然“扑通”一声栽倒在地。
  “大哥哥,大哥哥!”夏清浅俯身捏住他手腕,脉像有异!
  她警惕望向四周,就听到前面传来嘈杂的声音。
  “浅浅!”父亲叶志强到了。
  “爸爸。”她站起身来。
------分隔线----------------------------
推荐内容